站內
  • 站內

當前位置:

眉山新聞網

>

>

文化

三次來川 徐悲鴻把巴蜀情藏進了畫卷

新聞來源:四川日報      

更新時間:2019-11-11 15:35:32      

責任編輯:周剛


  《銀杏樹》。徐悲鴻紀念館供圖

  作為中國畫壇巨匠,徐悲鴻與張書旗、柳子谷三人被稱為畫壇的“金陵三杰”。他主張現實主義,強調國畫改革融入西畫技法,主張光線、造型,講求對象的解剖結構、骨骼的準確把握,并強調作品的思想內涵,對當時中國畫壇影響很大。

  這位藝術大師與巴蜀也有著緊密的聯系。在這里,他不僅創作了著名的《群奔圖》《巴人汲水》《山鬼》《國殤》《青城山道中》等作品,還興辦學校、和張大千等結下友誼……

  11月1日下午,徐悲鴻的孫子、現任職于徐悲鴻紀念館的畫家徐驥,做客成都畫院,以“徐悲鴻的巴蜀情緣——創作、教育、交友和故事”為題,為現場觀眾講述了徐悲鴻的巴蜀情緣。

  □記者 邊鈺

  彩墨渾成,以奔馬聞名于世

  徐悲鴻所作國畫彩墨渾成,尤以奔馬聞名于世。他筆下的馬或昂頭挺胸,或奮力奔跑,給人以生機和力量。

  1940年,是徐悲鴻藝術創作的一個重要時間節點。1938年,他受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泰戈爾邀請去印度開講座、辦畫展。由于印度交通不便,徐悲鴻只有靠騎馬出行。那些年,他洗馬、喂食、訓馬……和馬日積月累的相處中,他對馬的骨骼肌肉、真實結構了然于心。1940年從印度回來之后,他筆下的馬力道十足,頗具精氣神,獨具一格。

  修長的腿部、大鼻孔、飄揚的馬鬃……徐悲鴻畫馬時并不都用畫筆繪制,在繪畫馬鬃和馬尾時,他會借用油畫的刷子,以畫出飄揚呼嘯的力道。《萬里秋風頻回首》《奔馬圖》……都突出馬的肩部、胸部、頸部大塊肌肉的形狀,凸現馬的英俊、雄健形象。他以簡單的線條將柔韌的踝關節和堅硬的蹄子等轉折關系惟妙惟肖地刻畫出來,達到盡微致廣的境界。畫面中,徐悲鴻不僅充分發揮傳統筆墨的輕重、疾徐、枯濕、濃淡、疏密、聚散的節奏韻律,還充分掌握筆墨“造型語言”的嚴格寫生、寫實性。

  徐悲鴻作品中尺幅最大的一張是《六駿圖》,于1942年從云南回到四川以后所作。該畫作無論是從構圖的安排,還是墨色的明暗都體現了扎實的繪畫功底和線條的想象力。

  流寓巴蜀,關注勞動人民

  徐悲鴻曾經三次來到四川。1935年,他應好友邀請第一次來川,游歷了峨眉山、青城山。第二次是1937年11月到1938年7月,時值南京淪陷后,隨中央大學南遷到重慶。這個階段,他創作了諸如《竹雞圖》《巴人汲水》《巴之貧婦》等優秀作品。第三次是1942年6月至1946年5月,徐悲鴻先生返回重慶,在盤溪籌辦中國美術學院,極大地推動了現代院校體系的美術教育發展,對中國藝術的發展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徐悲鴻早期不太關注勞動人民,他畫作的主題也主要圍繞馬、獅子、風景,所以《巴人汲水》這張畫也是開啟了徐悲鴻對于勞動人民的關注。”徐驥介紹,這張作品是畫自1937年,當時徐悲鴻住在重慶江北區,他每天要坐渡船到對面的沙坪壩去上課,都能看見這些挑水的挑夫。觸景生情,他一氣呵成,畫下這幅長3米的畫卷。通過對人物動態和表情的描繪以及人物肩膀和腿部的緊張肌肉的刻畫,展現出勞動人民的疾苦。這幅畫中還有一個亮點,就是徐悲鴻把自己的形象也畫在里面。“在他覺得他畫得好的作品中,他都喜歡把自己形象添加進去。這樣看,他也有些自戀。”徐驥打趣道。

  在上世紀40年代中期流寓巴蜀時,他還多次在巴蜀境內寫生、交流、舉辦展覽,與當時四川、重慶活躍的張大千等知名藝術家交往甚密。

  徐驥還介紹,徐悲鴻在成都的時候,常帶著學生寫生。有一次他問學生,“你們認為四川最具代表的人文或者風景是什么?”學生七嘴八舌回答:辣椒、地形、河流……徐悲鴻認為他們答案都不對,他認為最能反映四川特色的是黃桷樹和包頭巾的人,并以此告誡學生,一定要觀察當地的風貌才能畫出具有寫實精神的作品。

信息產業部網站備案:蜀ICP備09029749號-1 眉公網備:5114000200001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川)字第115號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信息來源于互聯網,如有侵權敬請告知!網友在本站發布的信息與本站無關或者不代表本站觀點。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51120180003 聯系電話:3816685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川網公安備 51140202000199號

分享到

新网球王子o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