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
  • 站內

當前位置:

眉山新聞網

>

新聞

>

四川新聞

為留守兒童找個“媽媽” 四川“童伴計劃”從試點向標準化推廣

新聞來源:成都商報      

更新時間:2019-06-18 11:20:55      

責任編輯:周剛


  童伴媽媽陳敏組織村里的孩子玩游戲

  孩子們在一起參加童伴媽媽組織的主題活動

  張新明家訪時教小洋洋畫畫

  這是一份工作,卻有著扮演“媽媽”的特殊性

  經費不夠、忙不過來,但三年無一人離開……

  最近一次家訪回來,10歲的小洋洋悶著頭追了張新明1里多路。她幾次讓孩子回去,但一轉身,孩子還跟在后面。直到她騎上摩托車,孩子才停下來。“洋洋,你不給我說聲拜拜?”孩子有些害羞:“張老師拜拜。”聲音小得很,但張新明覺得像一錘響鼓,敲在自己心上。

  2016年,共青團四川省委在全國創新啟動首期3年試點的“童伴計劃”,為100個村的留守兒童找100位“童伴媽媽”,以解決留守兒童親情缺失、監護缺位、心理健康等問題。2017年初,四川又有65個村納入“童伴計劃”試點項目。

  四川敘永縣落卜鎮紅星村的張新明,是頭一批到崗的“童伴媽媽”。她一度有些擔心,試點后“計劃”還能不能繼續,“如果有一天這個計劃停下來,我真不知道如何放下這些孩子。”

  如今首批三年試點已經結束,在團省委的多方協調下,“童伴計劃”不僅沒有結束,反而邁入了新的階段——今年5月底,共青團四川省委召開全省共青團“童伴計劃”工作推進視頻會,通過將試點經驗總結成一份標準化“操作手冊”,力爭規范有序地向全省范圍推進,進一步提質擴面。

  情感紐帶

  張新明記得,最開始家訪時,性格內向的小洋洋一直躲著她,去了兩次以后,孩子膽子才漸漸大起來,會遠遠地望著她。再去,孩子開始喜歡她,爬上樹給她摘來一捧熟透的李子。

  原以為是陪孩子玩 卻發現這份工作讓人“動情”

  張新明坐在“童伴之家”的活動室里,一張一張地翻看孩子們送給她的母親節賀卡。這些賀卡都是手工制作,文字稚嫩,又格外用心。

  童伴之家活動室每周開放16個小時,每個月完成20多個孩子的家訪,一個月至少組織一次主題活動,這些工作,會形成簡報和圖文記錄,上報給團縣委。

  張新明應聘“童伴媽媽”,在工地上開鏟車的丈夫一開始頗有意見,家里兩個孩子,三個老人,還兼任當地村小的代課教師,一大把的活兒已經夠張新明忙的了。

  因為家里經濟壓力大,張新明最初也是想做份兼職,減輕家里負擔。剛過來的時候,張新明以為這就是一個陪孩子玩的工作。但工作久了她發現,“這不是只陪孩子玩的工作,投入的是情感,是責任。”

  眼前,有些精瘦的小洋洋穿著一件紅色體恤,低著頭不是那么愛說話,他的媽媽在幾年前病故,父親精神異常,奶奶已經80多歲。走訪多了,她發現問題所在:很多留守兒童內向、自卑、膽小……存在不少心理問題。

  張新明記得,最開始家訪時,性格內向的小洋洋一直躲著她,去了兩次以后,孩子膽子才漸漸大起來,會遠遠地望著她。再去,孩子開始喜歡她,爬上樹給她摘來一捧熟透的李子。

  之后,張新明便把小洋洋作為重點關注對象,每個月都要去看他一兩次。

  不跟家長說的話 愿意跟“童伴媽媽”講

  前不久,13歲的小波背著脹鼓鼓的書包來到張新明家,把一包苦筍連著泥土倒在張新明家的院子里,他說是爺爺去山上挖的。

  小波原本家境不錯,但父母離婚后,媽媽走了,父親犯罪坐牢,之前在城里讀書的小波,2016年時好幾個月沒有上學。張新明找到小波后,把他帶回到了學校,并幫忙申請減免了各種費用。

  去年,7歲的小可在學校組織的義診中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需要馬上做手術。但家境貧困的父母卻拿不出錢來,申請免費的先心病治療又來不及,張新明馬上聯系敘永縣民政、關工委、紅十字會等部門,為孩子申請到了治病的救濟款。

  日常的活動,張新明往往“超額”完成,在例行家訪時,有些特殊孩子,她總是繞道“再去看看”,每個月的主題活動,她也要開至少2次以上。她說代課每周10節課,更多的時間,她在做“童伴媽媽”的工作。

  張新明發現,在取得孩子的信任后,很多孩子不愿意跟家長說的話,都愿意跟她講。比如有女生來例假了,不知道如何處理,會悄悄地跑來問她。

  “這變成了一個情感紐帶。”“童伴媽媽”陳敏說,平常的小型活動,她會選擇以社為單位地舉行,在群里發布了消息,家長就互相告知,爺爺奶奶會帶著孩子來,活動舉行完了,她再把孩子玩耍的情況錄播給在外地的父母。

  組織大型的活動,陳敏會讓大一點的孩子來擔任“志愿者”,每次活動,無論是不是留守兒童,愿意來的都可以來,“孩子們都喜歡,而且不能差別對待。”定期開展的活動,孩子們都盼望著,有時候還會有孩子專門跑到她的家里來打聽,最近去“哪里玩”。

  責任紐帶

  陳敏除了發孩子的照片、視頻,更多是給在外打工的家長傳遞教育孩子的“專業知識”。今年“六一”,三斗米村有好幾個家長專程從外地趕回來陪孩子。陳敏說,這在往年沒有出現過,家長的意識變強了。

  “童伴媽媽”搭橋 打工的父母回家次數多了

  沿著落卜鎮繼續往貴州方向10多公里,是敘永縣后山鎮三斗米村。

  為了看兩個孩子的“六一”兒童節表演,在廣東經營生意的楊華趕在5月30日回到三斗米村。過去10多年,她和丈夫一直在外打工、創業,“以前基本上一年才見一次孩子,現在情況好了些。”在三斗米村的打工家庭里,楊華和丈夫的情況算是比較好的。以前夫妻倆在工廠干活,近兩年自己開一家小廠生產小飾品,算是路子“越走越寬”。

  但孩子和父母的距離,還是顯得格外遙遠。2019年春節,工廠忙得脫不開身,楊華只有讓兩個孩子自己坐車到廣東與他們團聚。11歲的姐姐帶著9歲的弟弟,坐了三四十個小時的大巴車。

  楊華說,三年前她被自己村的“童伴媽媽”陳敏拉入到微信群里,可以時常看到孩子們做活動的照片,每次看到自己孩子的身影,她就激動得不得了。在這個微信群里,陳敏除了發孩子的照片、視頻,更多是給在外打工的家長傳遞教育孩子的“專業知識”,平時的培訓內容,看到的好文章,她都丟到群里,然后再有意識地引起討論。

  今年“六一”,三斗米村有好幾個家長專程從外地趕回來陪孩子。陳敏說,這在往年沒有出現過,家長的意識變強了。

  據共青團四川省委權益部負責人介紹,“童伴計劃”實施三年,外出務工父母每天聯系子女的比例從14.7%提升到30.2%,幾個月才聯系一次的從11%降低至1.9%;留守兒童與爺爺奶奶、父母關系變得非常好的比例分別提升了20.8%和20.4%。

  10個童伴媽媽 三年無一人離開

  陳敏原本計劃,女兒讀一年級后,她就辭掉“童伴媽媽”的工作,去縣城“陪讀”。但最終,她又舍不得村里的孩子。去年下半年,女兒到縣城讀書后,每個周末爺爺奶奶再把孩子帶回來與她團聚。

  有一天深夜,女兒突然生病,吵著要媽媽。她從后山鎮打了一輛車,連夜趕了30公里跑到縣城。女兒和奶奶剛從醫院出來,大雨中,她看到一老一小打著傘站在街邊等她的身影時,突然就忍不住哭了出來。

  陳敏說,“童伴媽媽”這個職務,很難描述清楚,這是一份工作,但又有著扮演“媽媽角色”的特殊性,“久而久之,你就離不開這些孩子了。”三斗米村的108個留守兒童,她每個都心里有數,走到村子里,每個孩子都跟她打招呼,她也樂呵呵地眼睛笑得彎彎的。

  在敘永縣,有10個村試點童伴計劃,其中4個村在落卜鎮,6個村在后山鎮。兩個鎮在敘赤公路的一條線上,一個在谷底,一個在山腰上。共青團敘永縣委童伴計劃項目負責人陳啟祥告訴記者,三年多過來,10個“童伴媽媽”沒有一個離職。但是,還有很多孩子需要更多的陪伴。

  忙不過來,這是多名“童伴媽媽”的共同難題。陳敏坦言,按照平均家訪人數來算,一些孩子專門訪問的次數要幾個月才能輪到一回,搞活動,按照每個社輪流開展的方式,也要幾個月才能輪到一次。“安全也是一個大問題。”陳敏說,一場大型活動常常照顧不過來,而策劃執行又非常的繁瑣。

  “童伴媽媽”每個月有500元的活動經費,但這筆費用往往不夠,陳敏有時候會伸手向做生意的丈夫要“贊助”。張新明有時候也帶著丈夫去家訪;寒暑假,讀大學的女兒和讀中學的兒子,也成了自己的“助手”。

  童伴計劃

  3年試點后 四川啟動全省標準化推廣

  共青團四川省委權益部負責人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近年來,四川省留守兒童群體呈現總量減少、逐步分化的趨勢,其安全形勢和心理健康等內在問題正逐步替代物質問題成為新的隱憂。

  早在2006年,共青團四川省委便在全國率先啟動了農村留守兒童關愛行動。 2016年,又聯合相關廳局和公益機構在全國率先啟動了“童伴計劃”項目,啟動了關愛工作的2.0版本。 2019年5月召開視頻推進會后,正式開啟了加大關愛、提質擴面的3.0版本。

  首批三年試點中,四川“童伴計劃”累計走訪兒童11萬人次,建檔立卡4萬余份,分類識別特殊困難青少年5100例。“童伴媽媽”就近就便的日常陪伴和跟蹤服務,已幫助解決兒童福利需求3.3萬余例。項目實施以來,試點村從未發生兒童意外傷亡、遭遇非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和涉童信訪等事件。

  問卷調查顯示,“童伴媽媽”有效彌補了留守兒童普遍存在的情感缺失,96.8%的留守兒童認為童伴媽媽對自己來說是很重要的一個人,84.2%的留守兒童表示很喜歡童伴媽媽。另一方面,童伴媽媽引導留守兒童心理發展,第三方評估顯示留守兒童在交流溝通、自控力和求助意愿等方面都有所提升。

  如今,結合三年試點的探索和經驗,共青團四川省委制定了“童伴計劃”的標準化“操作手冊”,包括項目資金的籌備、管理,“童伴媽媽”的工作方式、管理考核、培訓指導、活動場所的建設標準及設施配置等等,都有了具體明確的要求。

  記者從今年5月底的項目推進會上了解到,在省級165個試點村的示范帶動下,市、縣兩級團委自加壓力、多方協調,提質擴面了200多個項目村,全省共青團針對農村留守兒童的“關愛網”正在越織越大、越織越密,為他們撐起一片藍天,從而幫助更多的孩子度過一個有情有愛、健康快樂的童年。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楊靈 部分圖片據受訪者提供 (未成年名字均為化名)

信息產業部網站備案:蜀ICP備09029749號-1 眉公網備:5114000200001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川)字第115號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信息來源于互聯網,如有侵權敬請告知!網友在本站發布的信息與本站無關或者不代表本站觀點。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51120180003 聯系電話:3816685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川網公安備 51140202000199號

分享到

新网球王子ova